实名举报信:湖北崇阳县职校142万元招标涉嫌贪腐

实名举报信:湖北崇阳县职校142万元招标涉嫌贪腐

本人于2020年1月19日已将书面举报材料和录音20200110_171311.m4a文件U盘通过邮政寄到贵单位,现将崇阳县各相关部门的处理结果和过程梳理汇报如下,早听闻咸宁市的招投标在湖北省内最不规范,没想到竟如此明目张胆,如此嚣张,简直骇人听闻。望中共湖北省纪委监委领导高度重视,查明真相,依法处理,彰显正义和公平。

一、违法事实:

2019年12月12日,我代表公司参加“湖北省崇阳职业技术学校信息化智慧校园建设采购项目”现场投标。招标代理机构湖北云鲲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胆大包天,违反政府采购法,利用自己代理招标本次项目机会,用关联企业武汉拓实创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借用湖北省新华书店(集团)有限公司资质,虚假应标,并操纵武汉的评标小组成员谭捷、金晓昌、朱在新、袁行船、常莉违法评标,不按标准评标,骗取中标,涉案金额:142万余元,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破坏了湖北省的营商环境。

二、 证据举证:

证据一:招标代理公司利用关联企业借资质并以虚假材料骗取中标。

2020年1月10日下午17时左右,在崇阳县新华书店胡伟办公室,他同我谈判,说他们只收项目总金额4%管理费,其余谁来做这个项目他们不管。由于当时在他自己办公室,比较放松,胡伟同我谈到是湖北拓实瑞丰李姓员工通过武汉总部领导借他们的资质,他只是配合,表示同他们(湖北拓实瑞丰)合作一直偷偷摸摸。还说他们一直想同我谈,整个谈话时长35分钟左右。见录音附件:20200110_171311.m4a。

(从天眼查来看,仅董绪巧一人就有6家公司,均是从事招投标与供应商相关业务,这是一家长期典型的招标代理同时做项目供应商的恶劣案件,涉案金额巨大,给国家造成损失不可估量。)

证据二、湖北评标小组:谭捷、金晓昌、朱在新、袁行船、常莉违规评标,不按标准评分,明显暗箱操作。

1、2019年12月12日下午现场演示环节,一共有三家供应商依次进行了演示,湖北省新华书店(集团)有限公司包括进出入评标室和演示,时间最短,不到5分钟。一共46项指标功能,熟练工程师最快演示完这些功能也要20分钟。评委根据什么标准评分的?中标人提供的产品如何满足招标文件全部实质性要求?可以调看评标现场录像证明。

2 、2020年1月8日我公司接到崇阳县政府采购办公室通知,需要对此项目的现场演示进行复核,让我公司于2020年1月10日上午10时到崇阳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开标室再次一起演示。但事实是:(1)我公司按时到了现场,又是在等评委专家。直到下午,突然告诉我不用演示了,具体结果等通知。(2)通过对新华书店胡伟的谈话录音,得知武汉拓实创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湖北拓实瑞丰科教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0%)只给他发了个视频,根本无法演示。

3、经过举报人依法质疑和投诉,中标结果进行二次公示变更,第一次公示结果显示中标人的投标产品“南博智慧课堂系统V2.0等”与招标产品“智慧校园中心平台”根本不相符。第二次公示的内容也有意避开“智慧校园平台建设”,相当不专业和不完整,根本不能体现产品规格型号和服务要求。第三次公示依然如此,有意避开“智慧校园平台建设”,相当不专业和不完整,根本不能体现产品规格型号和服务要求,非专业人士都能看到漏洞百出,对质疑投诉内容完全不予回应,明显涉嫌虚假材料骗取中标。

1智慧校园中心平台南博智慧课堂系统V2.0等成都南博142000

                 (湖北省政府采购网中标公示)

三、崇阳县各部门处理结果和过程:

在我依法按程序去质疑到投诉,再到举报的过程中,发现背后竟然有这么多政府相关责任监管部门:崇阳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监督管理局,崇阳县财政局,崇阳县政府信访办,崇阳县公安局,崇阳县纪委,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想方设法掩盖事实,“不作为,玩忽职守”,甚至“徇私舞弊”。

1、崇阳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监督管理局不受理投诉。

我去投诉时,他们明显提前知道,很不情愿地登记《投诉举报登记表》,下面几个单位也是如此,并在2019年12月27日又明确发文不受理,但《湖北省公共资源招标投标投诉处理办法》规定综合监督管理机构负责协调、监督处理进入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项目招标投标活动的投诉。

2、崇阳县财政局陈强滥用职权,徇私舞弊。

崇阳县财政局陈强在收到我书面投诉后,说招标代理公司质疑回复得好,不断让我补充材料,反复找我从武汉去了几次面谈,没有实质内容,反而在套问我掌握多少证据。还把湖北省纪委转过来的材料拿出来告诉我:“还不是在我这里处理?”是同湖北省纪委叫板?看到我的补充材料后,面对如此明显违法事实,又说有些不属于他的职责范围。我当场说那我直接去县纪委举报、公安局报案,他又拦住我,让我等他们的处理结果。

最终等到的结果对投诉质疑的核心和重点避而不提,装模作样地组织原评委重复一次“暗箱操作”。原通知我们2020年1月10日上午10时到崇阳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开标室再次演示,现场到了也是没有安排,证据二(2)条中有说过。结论竟然是现场演示客观公正,无需复审,不影响中示结果,与招标代理机构做法如出一辙,这“作业”抄得……

3、崇阳县纪委明确回复不受理,崇阳县公安局不立案。

2019年1月21日,我把所有的相关部门都尊重了一遍,走完程序后,来到崇阳县纪委监委。接待的女同志很客气,我也说了:“如果当人民不再信任管辖地政府部门人员,各级纪委监委就是人民对国家信任的最后一道防线。这是人民的幸运还是悲哀?”女同志深表同意,还说谢谢我理解他们的工作,请示领导后,让我去崇阳县纪委监委第五监察组去立案。原本接待的同志听后很生气,表示一定会查,马上又来了一位领导,态度变化很大,让我去找公安局报案。原本请他们留个电话,在领导示意下只同意留办公室座机。整个过程不允许我录音,没有立案单据。2020年3月25日我再次致电,他们回复说不属于他们管,让我找公安局。

2019年1月21日,我来到崇阳县公安局侦经大队,在收到材料后不置可否,让我回去等消息,由于疫情原因,直到2020年3月26日我致电询问,表示没有达到立案标准,不予立案。

2020年3月23日,我把举报材料也发一了份到崇阳县县长信箱,信访办回复很快,第二天就来电说已经受理,随后通过短信发给我以下告知书。这么大一圈后,又回到了崇阳县财政局,还说在此期间本级和上级行政机关不予受理。我随后问信访办同志,我就是对你们财政局的举报,你还是让他自己处理,有什么意义呢?他的回复是我们工作就是这样的。这不是死循环吗?

所有的证据都收集好了,直接递到上述各个单位手上,撕下这层“遮羞布”这么难?如果不是利益共同体,面对上述犯罪事实证据都能集体选择视而不见? 推诿,甩锅?还是包庇?充当保护伞?

其间学校也有传闻,负责招投标朱校长在位十几年,武汉,咸宁,崇阳到处有房。作为一名中职学校老师,与其收入明显不符,是不是内外勾结?而朱校长在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亲口承认招标代理公司是他找的。

                                   举报人:徐光福    2020年3月27日

联系电话:13971532210

聲明】: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本平台留言非常簡單安全,無須留下姓名及郵箱。 歡迎媒體同仁聯繫後轉載。胡評社助您投訴維權。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