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内蒙古达利工贸实控人耿建军私刻公章诬陷拖欠工程款

实名举报:内蒙古达利工贸实控人耿建军私刻公章诬陷拖欠工程款

大家好,我叫师义(电话:13154710897)因承揽多项施工项目需要施工人员而与达利公司达成合作关系。自2011年起,我与内蒙古达利工贸 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内容为:我为达利公司所承包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内蒙古有限公司呼和浩特分公司的三个工程项目进行施工,并 且双方约定了工程款的支付方式。我于2016 年将《合作协议》中约定的全部工程项目均已施工完毕并经过验收合格。但是达利公司却未按 约定向我支付工程款。

经过多次催要无果后,我于是向呼和浩特市劳动监察大队投诉,呼和浩特市劳动监察大队立案并展开调查。在此期间 达利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耿建军为了达到把工程款据为己有的目的,诬告陷害我欠他施工材料,于2017将我及工人起诉到赛罕区人民法院,经 赛罕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作出判决:驳回内蒙古达利工贸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达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了上诉,经呼和浩特市中级 人民法院二审审理,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审审理结束后,耿建军见自己的目的没有得逞,还曾到赛罕区刑警队一中队举 报我伪造公章,公然否认他在一审中向法院提供的证据。

赛罕区刑警队一中队在没有立案的情况下给达利公司鉴定了公章,鉴定结果为达利 公司提供的印模公章(是错别字公章,并且这个字在中国的汉字词典里还没有这个字汉字)与达利公司合作协议、材料明细表,还有其它盟 市的合同也不是同一枚公章。 经刑警队调查取证没有发现我伪造公章的证据。


一审审理期间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内蒙古有限公司呼和浩特分公司根据合同支付了90多万的工程款,打到呼和浩特市劳动监察大队账 户。我到呼和浩特市劳动监察大队领取工程款时却被知:我所提供的《合作协议》中的章是假的,不能将这笔工程款支付给我。

我又将法院 的判决书交给呼和浩特市劳动监察大队证明我所持《合作协议》中的章系真的,其有权领取该笔工程款,但劳动监察大队却置法院判决于不 顾,只听耿建军的,将钱扣于呼和浩特市劳动监察大队的账户迟迟不予支付。


耿建军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带着呼和浩特赛罕区刑警队一中队的鉴定结果到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报案。集宁刑警队在没有进行调查 的情况下,给予立案,并对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内蒙古有限公司乌兰察布分公司的部分合同做了鉴定。(为什么不拿耿建军自己签名的合同鉴 定,有合同证明做为样本的错别字公章和耿建军有签名加盖公章也不是同一枚公章,有合同),而且在无任何证据证明我具有伪造公章行为 的情况下,集宁刑警队将我刑事拘留报集宁区检察院批捕,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补充侦查,半个月后我被取保候审,至今该案未有任何结 论。

我还曾于2018年6月5日多次向中央纪委监察部举报耿建军通过他老婆鞠成喆(原内蒙古联通公司财务处处长,现监察2室主任)、其父 鞠德鸿(原内蒙古邮电管理局局长后内蒙古联通公司副总经理)的关系,内蒙古达利家具有限公司期间给内蒙古邮电管理局和内蒙古联通公 司家具,家具厂就设立在联通库房(有录音证明)让达利公司在内蒙古联通公司施工项目中中标,共计12个盟市的施工项目中标。

中央纪委 监察部将该举报内容交由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纪检委,但时至今日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纪检委也没有给出任何处理结 果。(有中国联通纪检谈话录音证明)。


综上所述,内蒙古达利工贸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耿建军私自刻制达利公司多枚印章并多次诬告陷害我,耿建军敢这样不顾事实和法律的诬 告和陷害以及呼和浩特市劳动监察大队和集宁区刑警队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的做法,让身为老百姓的我和工人们感觉到绝望。

我为了维 护自身及工人们的合法权益,不断寻求各种途径进行救济,但苦苦等不到解决事情的方案。工人们一年到头辛辛苦苦的赚钱养家,到头来不 仅工钱拿不到,还要为催要工程款而支出大量的费用,甚至还遭到威胁、恐吓,更加加重了生活的困难。而恶意拒付工程款的人却逍遥自在 ,肆意猖狂。所以希望上级单位能够依法彻查并督促呼和浩特市劳动监察大队还我工程款,把诬告陷害我的人绳之以法,并依法追究达利公 司家族腐败行为得到法律的制裁。

【聲明】:以上僅為當事人個人觀點,本站原文照登,並不代表本社(www.hupingshe.com)觀點。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本平台留言非常簡單安全,無須留下姓名及郵箱。香港胡評社助您投訴維權,歡迎來稿留言。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