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村第二:广州西郊村“小”村官巨贪10亿 · 私吞村产强关村民

华西村第二:广州西郊村“小”村官巨贪10亿 · 私吞村产强关村民

广州西郊村官,对数十亿元集体征地款和村企业,拒绝账公开账目还关押殴打举报村民。

广州荔湾区西郊村,全村村民(社员)1621人,主要村干部在十余年内涉嫌贪腐10亿元级别惊天大案,公款集体出国旅游、贪污征地款、私吞集体财产设小金库、贪污填土工程款、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非法拘禁村民等罪名,本人现实名举证如下。

贪污数亿拆迁款

本村位于广州市核心开发地带,“西郊村民委员会”名义持有的村办核心企业为“广州市西郊经济发展公司”, 该公司名下有四五十家家全资子公司,涉旅游、基建、文化和商贸、物管等固定资产,控股企业达五六十家。

西郊村委集体数十家企业架构图(图像被压缩而不清晰)

2012年,新加坡凯德置地公司征用西郊村在大坦沙的900多亩土地,每亩征地补偿款280多万元、总补偿款20多亿元。本村在大坦沙还剩181.469亩(120859平米)村集体建设用地,时任村官则将私营的“广州市西郊协力商贸中心”(1986年成立的村办集体企业,曾名为“广州市荔湾区西郊泮塘纸箱厂”。现经理为蔡集用、法定代表人为蔡建钊)名义,强行以每亩25万元折价入股,后经集体抗议而被蔡集用等私自改成每亩58万元折价入股。

而此20多亿征地款被协力商贸中心持有,即协力商贸中心每年仅需以每亩58万元价格交给西郊村集体。未征之181亩地皮,协力商贸中心以25万元一亩、共55亩给西郊村折价入股,另外126.469亩由协力商贸中心以58万元一亩折价入股。

而土地款第二宗,则为位于西郊村原西郊客运站面积13亩和西郊五金厂面积7亩共20亩地块。时任村干部蔡集用和李成就等人,称要成立协办为名的股份公司(2008年11月26日注册为“广州市荔湾区西郊村协力经济联合社”,为西郊村委会全资控股,下称“协力联社”)来进行开发,强制以每亩土地补偿费45万元、地上附着物100万元标准征地,而该地段市场价应为每亩土地补偿费300万元,而该地皮上的“附着物”包括9层高大厦荔河旅店(后建成荔河童装大厦)、多个厂房、仓库与商铺及民房,市价实为7亿多元。而该20亩地流转存在不签订流转土地期限和起止日期问题。

 西郊村前书记蔡集用、李成就通过贪污西郊村小金库巨款,在协力商贸中心两个人各扩股一万多股,在协力股份有限公司两个人也各护股5次。

结果,违法将村办集体企业广州市荔湾区西郊泮塘纸箱厂的营业执照,转名为私人集资企业“协力商贸中心”,以达到没有土地流转期限——把流转西郊村的土地变成永久买断和征用性质。

公款吃喝旅游

西郊村前书记XXX等村干部集体公款到从化泡温泉、清远洗桑拿、南海城唱K、花都市集体嫖娼。

十几年来西郊村干部每年集体村干部公款旅游欧洲五国、台湾、俄罗斯,涉及西郊村委会干部、西郊村各社生产正、副社长、全村党员等。

旅游款来源为西郊村小金库,包括十六个生产社50%的征地款、社员私人向村借款后的还款、各生产社向村借款后的还款等总款十亿元左右。旅游还有另外的目的,前书记蔡集用、李成就等干部,把这十亿元级小金库搞乱并贪污公款。

公款私设小金库

全村十六个生产隊的征地款50%和社员私人借村的贷款的归还款以及村各生产社借村的贷款的归还款等等近十亿元存放在西郊村的小金库里,社员分配的征地款不到总数的50%。

村干部隐瞒资金实情,社员并不了解账目,而上级要求其公开信息,却绝不给密码让社员察看,也不放在村委会大堂的信息公开显示屏上。

西郊村干部曾借口要村民集资建楼,违法从1994年1月至2008年6月共14年5个月,年利率24%~26%。西郊村就利息支付超过5亿元人民币。我怀疑村干部用小金库公款,冒充干部的私款集资来收取上述高利息。

非法拘禁村民

本人现年77岁,因长期举报,被彩虹街和西郊村长期非法拘禁,绑架关押在花都红山乡山庄和广州市第二工人疗养院等地,最近一次绑架关押,从2016年5月26日由彩虹街西园社区居委会副主任潘振杰等人,用面包车秘密绑架关押至今已三年多了,现还在软禁关押之中。

西郊村干部每月花4万多元买通荔湾区彩虹街道办官员,另买通广州多个部门,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分局伪造北京府右街派出所的训诫令,用手铐锁无罪黄启平到槎头劳改场拘留关押五天,刑满到荔湾区法院报案不立案不受理。

另彩虹街派出所副所长带领专区民警潘东、彩虹街综治办卢建超坐飞机到北京截访,违法把无罪的我捉回广州关押第二工人疗养院。胡汉生派城管队员汤子良把我锁在广州市第二工人疗养院翠园2102房,并多次打伤成肺炎,我到彩虹街派出所8次报案,均不登记立案。

胡汉生和西郊村副书记刘存治均不认账,对我关押还毁灭证据,叫关押我的恶人不说那个单位派他去,不说姓名,住址。叫恶人说:不认识胡汉生和刘存治!

6%巨额工程回扣

西郊村办集体企业对外发包工程和出租高楼,村干部一般收取总工程款6%以上的巨额回扣,一栋二十层高楼造价在一两亿元,建筑商给村委书记三人高回扣,往往不经银行转账,而且用麻袋装现金上门。有一个例外,即广州市广雅后街14号至22号五幢大楼,其回扣则以建筑工程的人工费代替。

贪污千万元填土费

由于广州市的河水污染严重,市区农田不宜种庄稼。西郊村梅一社(又名十六社)干部:十六社社长兼会计XXX、出纳XXX、社员代表XXX三人以及同德乡村民XⅩⅩ合伙以权强行填西郊村十六社土地45亩填土,每晚以上4人收填土车辆费用:拖拉机每车15元,5吨汽车每车50元,8吨汽车每车70元违法收填土费每天收到天亮为止。收填土费以上几个人私分。

其私分的填土费每立方米城市余泥收款约10元计,每亩面积666平方米6660元,加上每平方米填土高度5米(十六社的农田是很低的良好的水田填至公路一样高,要填土五个立方米),一亩收填土费33300元,45亩应收1498500元私分了。十六社全体社员财产,被以上4人私分。

更有甚者西郊村、社干部私填私分西郊村在大坦沙的900亩土地那些填土费,每亩33300元,共计3000万元。

强占集体土地建商品房

在广州市西村广雅后街14号、16号、18号、20号、22号五幢大楼工程项目上,涉事的有蔡集用副书记、刘启滿书记、李成就副书记、马就村长、何培贤(分管基建的干部)和冯国庆(民兵营长),承建商只收材料款,不收人工费。且该承建商用麻包袋送现金巨额回扣费,给时任刘启滿书记(已故)、蔡集用副书记、李成就副书记三人。西郊村有几十幢大楼,每幢大楼都有巨额回扣费。

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荔湾区分局,无中生有为该五幢别墅大楼以 “解决社员住房的名义”批复同意,将本为《(88)城地复字第395号》文件人为涂改为《(88)城地复字第595号》文件,以此作为村民到荔湾区分局信访举报答复的附件三,原文件无法看清,395号文件在广州市城市规划局有存档,涂污和改为595号的文件在我和上访社员处。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村干部均贫苦出身,工资收入除了一家人食用,应不夠一千万元人民币剩余。但现在他们在西郊村村协力商贸中心已经扩股一万多股,每股一千元己用一千多万元买协力商贸中心的扩股款,加上他们未扩股的国家规定的协力商贸中心的股金和在西郊村协力股份有限公司他们也扩股5次,加上未扩股国家规定给他买的协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股金,由于不公开村信息和账务,村民无法知道实际财务情况。

估计全部扩股和国家规定给他们的股份金额共用两千万元人民币吧?这是他们一小部分脏款。另外银行和家里有大量款项,以及我们实名举报的蔡集用等以权霸占西郊村生产社土地,以给建筑工程建筑商为条件,让建筑商免收人工费只收建筑材料费,大量兴建广州市荔湾区广雅后街一巷14号至22号5幢大楼出租谋利和用脏款大量购买的商品房屋出租谋利或者以权低价租入村的商铺后,高价出租谋利·

用权力找坏人平价租取村社的物业,然后高价转租再由村干部与坏人分享出租差价。例如:西郊村西郊十六社(梅一社)村社干部将面积三亩多地的基囲三亩的汽车停车场,地址:广州市鹅掌坦西街27巷边的小河对面。十六社应该自己经营却不经营,叫鹅掌坦村村民郭金贵以1500元一个月租去,最初出租给郭金贵500元一个月后来才改为1500元一个月,可查西郊十六社账部,而停车场郭金贵每月收入约5万元集体分享4万多元非法收益私分。

另外西郊村十六社(梅一社)的九层楼高的十六社集资楼,地点为广州市鹅掌坦村西街27巷边的小河对面。该楼的首层和二层共两层,面积每层约一仟平方米,两层约二千平方米以每平方米十多元的低价租给鹅掌坦村社员郭金贵,由郭金贵转租20多元以上一平方米,每月挣租金收入2万多元集体分享收益 (如此村社干部和郭金贵违法瓜分出租差价己20年多了,可查十六社20多年的账部)。

贪污13万元土地租金

西郊村十六社收了广州市同康路富林居的租用西郊村十六社土地的租金13万多元,只入了西郊村十六社的账2万多元,西郊村、社干部等多人私自贪污了12万元。西郊村十六社社员黄启平向时任西郊村书记的蔡集用,举报上述人员贪污行为,要求为西郊村十六社取回贪污款12万元。

时任蔡集用书记当时很惊慌,叫我千万不要到检察院举报,村会处理此事。后来蔡集用派当时的西郊村干部李有坚(现当选为西郊村书记)调查此事,李有坚调查结果确实。但蔡集用只免去其中2人职务,12万元人民币则不了了之。

【聲明】:原作者為廣州西郊村十六社黃啟平以上僅為當事人個人觀點,本站原文照登,並不代表本社(www.hupingshe.com)觀點。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本平台留言非常簡單安全,無須留下姓名及郵箱。香港胡評社助您投訴維權,歡迎來稿留言。

admin

3条评论

村书记不能以权用村的钱永久买断我的土地和股份——黄启平给广东省委人民来访接待室的请求书。 发布于6:55 下午 - 四月 27, 2020

广东省委人民来访接待室领导同志:您们好。
本人黄启平,男,77岁,住址: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西华路小桥涌基35号1002房,身份证号码:440103194311132719。∵
请求事项:请求落实2014年3月由荔湾区彩虹街书记徐德生,广州市西郊村副书记刘存智,在西郊村会议室再次确认解决本人黄启平长期上访案问题。即根据广东省委信访局领导2011年4月的处理意见:由黄启平自筹资金买回被西郊村协力股份有限公司和协力液晶城公司[(又名协力商贸中心)这两个公司违反中国全部和广东省、广州市的全部土地流转法规.]抢夺我的土地和股份。
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在几个月前已由荔湾区彩虹街书记徐德生,彩虹街维稳办主任肖宏伟多次做黄启平工作,要黄启平不买协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全部买协力商贸中心的股份,并同黄启平已经达成口头协议,并叫我承诺不去北京举报西郊村贪污案和维权上访,不追究谭颜妹(我前妻)因举报十六社社长贪污被打伤(鉴定轻微伤)和我两个儿媳和谭颜妹,因我举报村书记、村长贪污被村干部迫害,无理不发和少发年终奖奖金等问题,这些问题因维权上访太辛苦,只得无奈我都承诺不追究了,并达成双方口头协议。徐德生书记说:西郊村已同意我自筹资金买回我被非法流转的土地和股份。我依徐书记之约于2014年3月中旬再次到西郊村会议室开会由西郊村领导在会上要西郊村领导在会上确认这个承诺,参加会议的有彩虹街书记徐德生,西郊村副书记刘存治和我等人,这次会议再次确认西郊村同意我自筹资金买回我自己的股份后,我才找亲属借款和去银行贷款,但贷款完毕后,2014年4月24日去找刘德生书记交钱办理买回党和国家规定给我的,已多次确认还给我的西郊村协力液晶城公司的(又名协力商贸中心)土地和股份。可是刘德生书记却很不好意思的说:西郊村领导现在反悔了,全部不遵守西郊村副书记刘存治在会议上对我和徐德生书记的当面承诺。不承认同意让我买回股份。天呵,我贷款要交1.2万元人民币的手续费,才能贷款并要交年利率8.3%的利息,使我贷款80万,自筹资金20多万共100万元买股份,我因贷款损失6万多元以上的利息,徐德生书记很不好意思的说:要把贷款利息的损失还给我,后来还了一万三千元给我后又食言了,不还给我了。使我损失贷款利息5万多元
2014年4月24日徐书记接见我说:西郊村领导用另外的解决办法解决我的土地和股份问题。由西郊村给钱我买去我的土地和股份,要我永久放弃土地和股份,每年给我二万元人民币或者一次给我十万元人民币,还说可以有商量多要一些钱或一次性给十五万元等等。我当场反对,这是违法行为,村贪官给我钱买我的土地和股份永久留存给他们的子孙后代是违法行为,土地是农民命根不能违法隨便买卖,我只要回自己的国家规定我应得的土地和股份。以上两个协力公司违法,村前书记蔡集用和副书记村长李成就等用不义之财大量扩股一万股以上,抢夺我们农民的土地和股份违法,造成严重两极分化.求广东省人民来访接待室领导帮助我,并调查情况属实,帮助让我买回被强抢的土地和股份。
(详细情况请看详细说明和附件)
谢谢!
广州市西郊村十六社黄启平,电话13265923823谢谢。

2020年 4月27 日详细说明和附件略。

公开举报广州市西郊村贪污十亿元的大案(十一) 发布于3:21 下午 - 四月 25, 2020

由于西郊村贪官前书记蔡集用、李成就用钱买通广州市许多高官,使中纪委和广东省纪委以及广州市纪委把我们实名举报的西郊村干部贪污十亿大案的材料转到荔湾区纪委,荔湾区纪委压案不查,不立案。并于2013年12月19日约我和西郊村十六社社员李景伟两人到荔湾区纪委接访开会,会上发给“荔纪群(2014)13号”纪检监察实名信访举报件反馈意见表给我们。出席的接访人员有荔湾区纪委领导彭主任、黄大辉、荔湾区彩虹街副书记徐德生也有参加。
在这次接见我们的在会议上发给我们的“荔纪群(2014)13号”的反馈意见表,并没有深入调查西郊村干部贪污的事情,反而避重就轻甚至引用荔湾区信访局等村利益共同体的单位的无中生有编做的假材料为西郊村贪官开脱罪责……更为恶劣的是:不立案偵查!!!
其中我们实名举报的许多实际存在的贪污有实际数字证据的贪污事情,在这反馈意见表上不查,甚至沒有提及和答复我们,这反馈意见表和接待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掩蓋村贪污的事实使村贪官蒙混过关,不受查处……要求我们不举报村贪官。
在这次接待中,我和李景伟提出西郊村贪官贪污了西郊村西郊十六社被同德乡鹅掌坦村金德苑征用了西郊村十六社的26亩8分土地的500万元征地款的问题(全村的征地款社员只能分50%征地款另5O%征地款归村小金库由贪官贪污之用),我们提出村干部贪污了我们500万元的征地款叫荔湾区纪委领导彭主任、李大辉、和彩虹街徐德生当面查给我们看看是不是事实?结果彭主任三人查遍了全部西郊村的资料也找不到些500万元贪污款的下落!彭主任等三人当时很尴尬,哈哈:彭主任等人找我和李景伟来接访开会的目的是:“证明西郊村干部清白,无贪污,叫我们不要再举报村干部贪污。”结果给我和李景伟当彭主任三人的面举报村贪官贪污500万元征地款竟然是事实。这使彭主任三人多么狼狈,多么尴尬?这接待会就不能开下去了!!!
西郊村贪官贪污这5O0万元征地款是他们贪污的冰山一角!全村十六个生产社全部征地款几亿元的50%归村小金库归西郊村干部贪污去了。
这500万元的征地款也是西郊村十六社的26亩8分的征地款的一小部分,他们贪污的款项大大超过这500万元。
现在听说中央巡视组下来调查全国各地村干部贪污事情,我们请求立案查处。我们拭目以待。我们希望中央对贪腐零容忍,请巡视组下来找我们核实,调查,我们願意提供证据。
荔湾区纪委的“荔纪群(2014)13号”纪检监察实名信访举报件反馈意见表在我黄启平和李景伟处,保全完好,欢迎中央巡视组和记者朋友调查和采访。
广州市西郊村十六社黄启平,电话:13265923823谢谢2020年4月25日。

改错:黄启平 发布于3:14 下午 - 四月 25, 2020

第一行,是西郊村十六个生产队的征地款不是拆迁款。谢谢,另发表一篇“公开举报广州市西郊村贪污十亿元大案”(十一)在后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