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老兵怒告泰兴市吴云、陈鹏涉黑团伙初步调查

退伍老兵怒告泰兴市吴云、陈鹏涉黑团伙初步调查

程军举报信

尊敬的各级领导:  

举报人:  程军,男,汉族,1981年2月20日生,联系电话:13365231111  

被举报人:吴云,男,汉族,1981年8月10日生

被举报人: 陈鹏,男,汉族,1975年6月1 日生

举报事实与理由:   

请求依法追究泰兴籍吴云、陈鹏涉黑、以暴力胁迫手段发放高利贷、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报案人巨额财产、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等犯罪行为的刑事责任。 

事实与理由:   

本人因吴云(2017年3月29日泰兴虹桥抢劫船舶案件的策划者,后该案件在其打点运作之下,仅仅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一年,刑满释放当天因涉黑被羁押,但令人惊讶的是,在有众多受害人举报的情况下,竟获得了取保候审,仍然逍遥法外!)、陈鹏(2013年5月份中风入院,同年6月份出院,每天是眷养的无业人员专车接送前往各个场合并组织非法讨债)黑恶势力所迫害倾家荡产背井离乡。漫漫7年的煎熬中,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在全国开展,本人终于盼来了正义的曙光!本人将其团伙的种种犯罪事实举报如下:

一、黑恶势力团伙强行介入本人公司经营

  2011年初,团伙首领吴云组织安插得力干将陈鹏强行进入我公司,以资金过桥为名非法控制本人公司所有业务的资金,即所有业务资金必须动用他们高额利息的资金。在吴云、陈鹏等一帮黑恶势力的把控下,其高额资金本人通过银行转账、现金和委托第三方代还方式悉数全部归还结束,多次催促被举报人将本人所出示的五张借据归还本人都未能如愿以偿,短短两年后至2013年6月份即骇人听闻地变成了要本人偿还高达1200万的债务。

二、被举报人假借房产买卖,敲诈勒索本人巨额财产。  

2011年4月初,被举报人吴云向凌新明、吴琴出售泰兴镇华泰大厦1幢0105-2室(建筑面积230.04)、0201-1室(916.44)房产,双方商定价格1319万,由吴云负责让开发商直接更名开具凌新明、吴琴名下发票。因当时购买人凌新明、吴琴没有足够资金购买,双方即以现金借条方式由凌新明、吴琴夫妻出具借条给吴云,购房资金等产权证出来找相关银行申请贷款偿还。当时在吴云、陈鹏等黑恶势力胁迫下,强制本人签署担保,后来吴云等人又在泰隆门口拦截住本人,让我又出具了一张金额高达1千多万的现金借条,从而导致本人形成凌新明、吴琴购买华泰大厦的担保债务1319万元和1千多万的借据在吴云处。 

 在吴云和凌新明、吴琴的协调下,2011年4月22日凌新明、吴琴携带无效的结婚证(案发后才得知凌新明、吴琴已经通过法官殷月蔚民事调解离婚,见(2010)泰民初字第0703号。在泰兴房产档案室可以调取复制此材料。凌新明、吴云离婚显然是为了逃避债务之举。)在房产部门领取了泰房权证泰兴字第131753号、泰国用(2011)第432813号、泰房权证泰兴字第1317752号、泰国用(2011)第432812产权证。在当时领取权证时,因本人被迫提供担保,强烈要求凌新明、吴琴将产权证质押在本人处,以保证本人的担保权益不受侵害(至今产权证原件还在本人处)。

不料,至 4月30日前,吴云多次找到本人要求履行担保义务,本人多次联系催促凌新明、吴琴,要求他们履行付款义务,凌新明声称自己带着房产权证复印件在南京安排资金的事情,暂时回不来。迫于无奈本人先行偿还了100万元后,才得以于4月30日下午飞往三亚。5月1日吴云又让本人给他100万元,我说你直接找凌新明,我在三亚。他让我先借给他一张一百万的银行承兑汇票,待我回来后再还我(该款在我回来后还清了)。

本人于5月8日回到泰兴后,吴云告诉本人说周秀凤将华泰大厦房产查封了。当时我听闻这话就要求吴云和本人一起找凌新明、吴琴处理此事。吴云说这个事情我只认你说话,其他事情我不管。在这种情况下,本人向凌新明、吴琴就查封一事进行查问,凌新明告诉我,他与周秀凤后面连本带息总共有120万左右的债务,让我晚上一起到周秀凤家里协调处理解封一事。当晚我来到华泰新村周秀凤的家中,当时在场人员周秀凤、凌新明、丁岗和赵志军,在这期间周秀凤就双方高利贷进行了算账,连本带息总共120万多点,最后的结果就是周秀凤与凌新明、吴琴之间的债权债务由我签字担保后,就予以解除华泰大厦的查封保全。

本人告诉周秀凤:“凌新明、吴琴购买华泰大厦时一分钱未付,本人担保已经背负了巨额债务,因为本人担保,产权证目前质押在本人处,对于你们之间的债权债务本人不愿意担保”。最后他们双方没有达成一致。后来周秀凤、凌新明双方串通,虚构巨额债务采取民事诉讼以房抵债的调解方式,将权证质押在本人处的华泰大厦二楼资产进行非法过户转移。

后期本人才得知原先的连本带息120万多点债务居然被他们已经虚构成了358.40万元。直至5月22日季克明违法协助其转移资产,本人在此次所谓购房买卖中已经被吴云分多次以暴力恐吓、敲诈勒索本人433万。这期间吴云自始至终没有找过凌新明、吴琴一次。吴云和凌新民、吴琴显然有恶意串通的情形。

2011年后期,本人多次以书面方式向泰兴经案大队、泰州经案支队、江苏经侦总队控告凌新明、吴琴等人的诈骗行为,但因原泰兴市公安局经案大队大队长钱俊民(现判刑入监)的保护干预下,电话通知本人不予立案。本人要求公安部门出具书面不予立案决定通知书时,钱俊民态度极为恶劣,拒不出具。

由于被举报人吴云和凌新明、吴琴设套买卖华泰大厦并强迫让本人提供担保,本人先后被迫支付433万元;凌新明和吴琴采取虚假夫妻名义并在房管部门提交无效结婚证,利用权证质押方式骗取本人信任,在将华泰大厦骗取到手后,又通过虚假诉讼方式,以明显违反法律规定的闪电般的程序,伙同法院有关人员枉法裁判进行资产转移,从而严重侵害了本人的巨额财产权益。

三、黑恶势力气焰嚣张,举报人控诉无门

  2011年6月份后,本人多次以实名的方式向泰兴市经案大队(原大队长钱俊明态度恶劣拒不受理案件反而威胁说要将我刑拘)和泰州市经侦支队控告吴云等人涉及诈骗、敲诈勒索、非法拘禁、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等犯罪事实,均石沉大海。尤其是,吴云、陈鹏等得知本人的举报控告后,多次纠集手下东北籍、河南籍人员将本人非法拘禁和打击报复,后期事态发展到拨打110报警都拒不出警,原因是公安队伍里都有他们巨大的黑保护伞!

四、实施非法拘禁。  

2011年末,吴云、陈鹏、袁军等无业人员将本人非法拘禁于泰兴市大浪淘沙酒店3天,直至除夕下午17:00左右才将本人放回,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2019年3月2日被举报人吴云微信质问本人为何实名举报他,期间已经承认该拘禁事实)。 

五、暴力讨要虚拟债务、打砸抢、非法侵入住宅、黑恶手段迫使举报人背井离乡,非法侵害举报人巨额财产。  

2011年吴云、陈鹏对本人实施了敲诈勒索后,组织长期眷养的东北籍、河南籍无业人员黑恶势力团伙成员,长期以违法手段胁迫本人并阻止本人公司的正常合法的经营活动。陈鹏多次纠集手下进驻本人公司和家里,肆意毁坏供电设施,砸毁家中财物,造成损失5000多元,已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之后又打伤我的朋友张杰夫妻二人(事发时曾经向泰兴鼓楼派出所报案,被打者张杰入院 )并使用铁链扣押本人车辆;多次恐吓威胁(手机短信为证)要杀我们全家人(当年我的小孩才1岁半,老人70多岁),为此本人配偶曾经向鼓楼派出所报警。

2013年7月份,吴云、陈鹏黑恶势力团伙组织眷养的社会无业人员将本人的公司强行关门不让经营,抢占本人公司长达数月,给举报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全家由于无法承受吴云、陈鹏黑恶势力的长期加害,被迫背井离乡、居无定所的生涯,至今都无法回归故里。 被举报人吴云、陈鹏等人通过种种违法犯罪手段逼使本人离开故乡后,又采用向法官输送利益的非法手段,将非法借据以法院判决书的形式将其合法化,从而将本人所有资产进行查封执行,导致本人所有资产悉数被低价拍卖执行掉。

六、黑恶势力团伙充当地下出警队、非法讨债、暴力抢夺。  

2017年3月29日被举报人吴云纠集数十名黑恶势力成员有组织、有目的蒙面持刀冲进泰兴市虹桥一家造船企业,用砍刀威逼企业安保人员,并切断所有监控设施,团伙分工明确,一部分负责警戒,一部分使用氧割设备切断缆绳抢夺船只,与江心快艇和驳船接应。 被举报人吴云是此次抢夺案件的纠集、组织、策划的头目,案发后被举报人在其幕后“黑手”的运作下,仅以寻衅滋事罪结案,可见其幕后的黑手能量巨大!!!

七、目无国法,取保期间擅自肆意出行。 

 被举报人吴云在取保候审期间,擅自离开居住地前往三亚旅游度假,依据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遵守一下规定:(一)、未经执行机关批准不得离开所居住的市、县;(二)、住址、工作单位和联系方式发生变动的,在二十四小时以内向执行机关报告;(三)在传询的时候及时到案;(四)不得以任何形式干扰证人作证;(五)不得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因此,取保候审期间,如果没有执行机关的批准不可以去外地。但被举报人明目张胆擅自离开取保候审居住地,是谁在纵容包庇?!!!  

本人系一名退伍军人,退伍后艰苦创业致富,不料遭受以被举报人吴云、陈鹏为首的黑恶势力的迫害而倾家荡产、流离失所,控告无门!而其团伙一直逍遥法外!国法岂容!?  

尊敬的领导:为了惩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团伙,彰显“依法治国”,“有案必立、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扫黑除恶的决心,请求上级领导依法予以立案侦查,使黑恶势力团伙违法犯罪行为受到应有的惩罚,并挽回本人的巨额经济损失!还社会朗朗乾坤!              

本社调查书

 关于吴云与陈鹏案调查,本社查明:吴云(13625171111和13605266777)及陈鹏(13852695269)等人,经营典当行和水泥制品生意,比如吴陈二人就以暗股形式,持有在泰兴市腾飞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泰兴市永信典当有限公司,但两人名字并未在公司公开登记的信息上。即与多人合伙从事大型工程和金融放贷业务。

陈鹏

而举报人程军,被法院判决为失信被执行人,曾开设2家小公司泰兴永恒装潢中心、泰兴市蓝天房屋拆除有限公司,后者于2010年12月22日成立,注册资本金50万元,目前处于吊销状态。

【声明】: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本平台留言非常简单安全,无须留下姓名及邮箱。胡评社助您投诉维权,欢迎猛料来稿留言,文案工整、证据完备则优先发布。

admin

5条评论

匿名 发布于11:50 下午 - 五月 1, 2020

全民呐喊、惩治腐败:严惩江苏泰兴法院原党组成员,审判委员会委员钱伟民2012.3.20交通肇事致死逃逸顶包诈保案、2017.3.28黑恶头目吴云策划组织实施的重大恶性团伙持刀抢劫价值10760万元的蓝海300司法查封船舶案,两起重大恶性案件成为近年来江苏乃至全国影响恶劣的司法腐败窝案!依法惩治钱伟民和吴云案幕后保护伞!2017年3月28日,黑恶头目吴云纠集两牢释放人员以及东北籍黑恶人员数十余人,在其策划组织下蒙面持刀进入港华船业,对天津恒泰公司定造的价值10760万元的蓝海300实施暴力抢夺,作案过程中黑恶头目吴云得知有人报警后,赶至现场指挥藏匿转移黑恶人员及作案凶器。案发后仅仅以寻衅滋事罪草草结案,入刑1年4个月,刑期截止2018年11月4日,刑满后因涉黑被泰州公安羁押后,又以取保候审名义逃脱法律严惩。取保擅自离开居住地前往三亚,谁在为逞凶作恶长达17年之久的泰兴黑恶团伙头目吴云违法犯罪道路上保驾护航?!谁在为被掩盖长达8年之久的钱伟民交通肇事致死逃逸顶包诈保案充当幕后保护伞?全民呐喊,扫黑除恶拒绝形式主义。泰州扫黑除恶正义之剑何在?!

程军 发布于10:31 下午 - 五月 1, 2020

江苏退伍老兵在呐喊:严惩泰兴法院原党组成员钱伟民酒驾致人死亡逃逸顶包、诈保案、黑恶头目吴云策划实施重大恶性团伙持刀抢劫价值10760万元的司法查封船舶案幕后保护伞!被掩盖8年的交通命案、重刑轻判的恶性团伙劫船案,法黑权黑才是生养泰兴司法腐败的根生之土、保护之母!

    admin 发布于10:39 下午 - 五月 1, 2020

    如果有图有其它证据就更好了!可在左上角的紫色对话框,可以在线聊天,比较安全。

      匿名 发布于10:47 下午 - 五月 1, 2020

      我很多证据的,包括泰州公安系统跟我之间的通话录音都有的

      admin 发布于11:02 下午 - 五月 1, 2020

      你有LINE么?加我ID:prwc2019